我们还以为民族国家不是个好主意

13 Jun 2006
Propagandhi

朋克乐队Propagandhi

Propagandhi是一个加拿大朋克乐队。它的名字来自propaganda(宣传)和Gandhi(甘地)的混合(语言学术语叫截取式造词法)。Propagandhi强烈反对法西斯主义、种族主义、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等等,而且乐队成员都是素食者。

我跟同学一起翻译了这首歌。

> Propagandhi – 我们还以为民族国家不是个好主意

> “公款资助!私人利益!”
这就是至高无上的傀儡师的圣歌。
注意一下,点头同意,
把头埋在新殖民地主义者的条形码里。
我们以前的仇人——民族国家的魅力,
现在为新的集权募捐。
再试一次,但这次我们很迷惑:什么是“阶级战争”?
这是阶级战争吗?对,是阶级战争。

> 而我只是孩子……
我不相信我还得为这种屁事烦恼!
这么蠢的世界!
它真美啊……一点也不关心原则。
这么蠢的世界。

> 出生,被雇佣,被扔掉。
那份工作到哪里去了,大家都知道,
你从总裁的笑容看得出
环保限制快完蛋了。
法律肯定会保证无限制劳动法的利益
(被流亡政府的敢死队保护)。

> 他们占有我们。他们占有我们,生产我们,消费我们。
他们占有我们。他们占有我们,生产我们,消费我们。

> 他妈的你能相信吗?
这么蠢的世界。
操他妈狗屁阶级忠诚秀。
媒体和”我们的”领导人都把它包在狗屁国旗里游行。

下载MP3

Propagandhi – And We Thought Nation-States Were a Bad Idea

> “Publicly subsidized! Privately profitable!”
The anthem of the upper-tier puppeteer untouchable.
Focus a moment, nod in approval,
bury our heads in the barcodes of these neo-colonials.
Our former nemesis, the romance of the nation-state,
now plays fund-raiser for a new brand of power-concentrate.
Try again, but now we’re confused… what is “class-war”?
Is this class war? Yes, this is class war.

> And i’m just a kid…
I can’t believe that i gotta worry about this kind of shit!
What a stupid world!
And it’s beautiful… no regard for principle.
What a stupid world.

> Born, hired, disposed.
Where that job lands, everybody knows
and you can tell by the smile on the CEO
environmental restraints about to go.
You can bet that laws will be set to ensure the benefit of unrestricted labor laws
(kept in place by displaced government death squads).

> They own us. They own us, produce us, consume us.
They own us. They own us, produce us, consume us.

> Can you fucking believe
what a stupid world?
Fuck this bullshit display of class-loyalties.
The media and “our” leaders wrap it up in a flag shit-rag parade.

Share

John Pasden

John is a Shanghai-based linguist and entrepreneur, founder of AllSet Learning.

Comments

  1. 谢谢潘吉。朋克乐队是早期很有名的乐队了,大多数人都略知一二,不过了解他们的人不多,潘吉可以多加一些乐队的成长历程,以及他们为社会所做的贡献等等。

  2. 这首歌的速度好快!我看着歌词都跟不上,不知道他们在唱什么!

  3. Coolness. Great job. Can we make requests?

  4. awesome indie music

  5. 他妈的你能相信吗?
    这么蠢的世界。
    操他妈狗屁阶级忠诚秀。
    媒体和”我们的”领导人都把它包在狗屁国旗里游行
    some of those lines has really shown your ability of mastering Chinese. That’s really impressive!

  6. Hey, John. I can’t download it, perhaps is because of the Chinese filename. Can you have another file with English filename?

  7. 这里怎么变成英语角了?

    em, 你有什么想法你可以发e-mail给我,但我只会去翻译我自己想翻译的东西。

    money,好的,我改文件名了。再试试吧。

  8. 走过,路过。一开始我还以为那是你写的呢!心想,这个潘吉是不是中国人呢?
    原来是翻译。对了,你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觉得有些女性化(个人见解)。

  9.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歌不好听.

    I don’t like it

    呵呵!

  10. echo, 朋克是一种音乐的风格, 并不是这支乐队的名字. 用咱们现在的话来说, 基本上等于咱的”愤青”…:P

    lol~翻译的很到位~~赞一下~~~

  11. Penny,

    我的中文名字有故事

  12. yET,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朋克音乐,但你看歌词我就满意了。 🙂

  13. 哈哈哈,有意思!在中国还没有哪个歌手那么大胆的,我喜欢,对了潘吉,听说过JOJO乔安娜吧,她的歌怎么样,我是在电影《美人鱼》认识她的,但是我找不到她的歌,
    我觉得潘吉这个名字很好听啊,我叫黄瑜,是一个很古老的姓氏和名了,虽然很象女孩子的名字(我高中开学时我们班主任就把我分到了女生宿舍)还闹出了很多笑话。而且很象黄鱼,
    我的名字是算出来的,所以我不会改。
    所以说,潘吉,我支持你不改名字。

  14. 嘿嘿。。。在中国怎么没有歌手不那么大胆。只不过不是主流罢了。听听夜叉,他们也有这样的歌地。。。我偶尔听朋克,但不是我的最爱。。。
    另外潘兄你不要改名字,不然我在网上不认识你了。开玩笑的。

  15. 我以前也住在杭州的文三路,说不定以前还看到过你呢。现在我在美国indiana,和杭州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农村地带啊。

  16. 我还是很想问一句,这些东西都是你写的吗?如果是,我真的好吃惊,你的中文不错哦!也欢迎你来我的博客哦。

  17. zhoulei Says: June 29, 2006 at 2:20 am

    潘吉同志,你好
    我是帕格尼尼的ZHOULEI,那天晚上我喝多了,不好意思。有时间再聚。我的电话你还有吧

  18. 我也觉得中国也有很多一样”大胆”的歌手
    只是不流行而已
    所以叫 非主流 或者 地下乐队

    哈哈 潘吉同志….:P

  19. yuxiang Says: June 30, 2006 at 7:46 pm

    潘吉,你好。

    我认为这首歌的中文名字应该翻译成:“我们还是认为民族国家不是个好主意”。尽管一字之差,但是意思大不同。
    我认为在中文的阅读习惯中,“我们还以为”的宾语一般是带有肯定意思的内容。例如:我们还以为你早回来了。 我们还以为这是苹果树。我们还以为你是她妹妹。等等。

    不知我的理解是否正确。仅供参考。

  20. yuxiang Says: June 30, 2006 at 9:13 pm

    对不起,读了几遍,觉得我对 “还以为”的理解有问题。

    刚才跟Todd聊天,他举的例子 “我们还以为你不来”让我一下子意识到我对那句话的理解及解释不太正确。

    呵呵,不好意思。

  21. 呵呵…英语里的虚拟语气是让人有点晕的~~~
    🙂

  22. to Eway… ( 会心一笑)—-〉潘吉同志….:P

  23. 怎么只有一个人谈起这首歌的意思来?其实我觉得尽管翻译得很准确,但是看完两个版本我还是觉得歌词并不好懂……一句话:思维很乱。政治化的朋克多吗?我对这种音乐不太熟悉。

  24. 因为朋克写的词本来就不是符合正常逻辑的啦~~

    英文原版的歌词就不好懂的. 反正对我而言是…
    潘吉和同学翻译得意思已经满准确了, 而且也有那个愤怒的味道.
    个人觉得很不错~
    所以也没谈…

  25. 发现似乎每个老外的中文BLOG上的留言, 除却那些交口称赞的溢美之词以外, 都是很有各自的特色的.
    是不是因为写作的内容和作者个性不同哦??
    反正满有意思的~

    比如,
    Todd的就总会引起一些共鸣, 读者总愿意写些自己的相似经历和感受. 好像也和Todd的话题一般都比较好玩, 而且他总会好奇的提一些有趣的问题有关… 😛

    Brendan的比较对比鲜明的, 喜欢他文章的是赞不绝口, 不过也有出口成”脏”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写的很用心, 每一篇都写的很完美. 居然会有人蹦出来当面骂人吵架…

    Carlo的就大都是些”学术”或者说是文学上的讨论. 大概因为他写的内容的中心思想比较集中, 又感觉大多有点书香气吧. 大家就比较喜欢和他在书袋子里面做讨论…

    其他一些客观因素的就不表了, 比如Mark的就大多是说比台湾和大陆的不同和相通咯…

    John这里嘛…就比较杂…原因, 由潘吉同学自己总结吧~西西~~ 😛

  26. 只是我自己的感觉而已…突然想到了, 就随口说说~也未必准确~~
    ^^

  27. 我觉得你的博客真的写的很好,也觉得你这个人很谦虚、好学…..你参加Chinesepod啦,好消息哦!你会不会也参加Englishpod呢?希望你也参加Englishpod哦。

  28. 你好,JOHN。翻译得不错! propagandhi这个乐队我也满喜欢的,不像现在这种遍地开花的流行朋克乐队,他们有自己的思想。@yet: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suck!

  29. echo 曰:
    谢谢潘吉。朋克乐队是早期很有名的乐队了,大多数人都略知一二,不过了解他们的人不多,潘吉可以多加一些乐队的成长历程,以及他们为社会所做的贡献等等。

    …我看到这个的时候都快笑昏过去了…真的,少听点pop,多看点跟音乐有关的文章或介绍,应该不会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就好象west life是玩重金属的一样.

  30. 淡蓝色的心情 Says: September 11, 2006 at 9:57 am

    有感于外国人学中文:
      不知道你对“你中文学得怎么这么好!”这句话的概念是否有个透彻的了解,一门语言,如果只是如你一样记录一些类似流水帐一样的文字,就算能把中文学好的话,那也太容易了。就是中国人,也不敢谁真的说自己对汉语掌握的多好多好。文字的魅力在于你能用它形象逼真的传情达意,用它展示艺术之美,用她震撼人的心灵。先生,你不觉得您知道了这么点,就声称自己学得多好多好,未免太过浅薄了吧,中文的曼妙你可真正的领略一二,当然更不是所谓的能有国骂就以为自己的中文已经完全能融入了中国人的生活,你要的格调也未免太低了点吧,要不中文里也就不会出什么诗词歌赋,文笔优美,意境等等这些了.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吧.只是谈一些对学习语言的看法.

  31. 潘同学:
    看到羊晚介绍你的文章,很好奇来看一下。还不错。就是又好奇另一个问题:你能看得懂中文的文言文么?

  32. 我还事个高中学生,我的英语成绩不怎么好!
    但是你事个外国人都可以把中文学的那么好!
    真的我很佩服你!你很棒!

  33. 不好意思,我的电脑有点问题
    是打成了”事”sorry !

  34. flyingcamel Says: October 7, 2006 at 10:08 am

    要是我的话,我会这么翻译
    Propagandhi ——我们认为民族(民粹)国家是一种坏主张!
    似乎也不是很好

  35. 看到這樣的東西翻出來 真不錯
    可以引用嘛?

  36. 作为存在在环境的一种群体,可以接受。如果想成为控制社会的主流思想,必然起来反抗之。与前者不同,他们宣扬单一文化,而正常国家包含了极端民族主义。如同法国的极端和狂热的共产主义崇拜者一样,认为苏联的革命失败在于对性的禁锢和误读,无政府主义分子,意识中的做爱,不在乎人数和是否同时,他们认为这是人类自然的表现和本能,如同奶子只是奶子是可以裸露的身体一部分,可以象脸一样裸露出来,如果你反对说明你心怀恶意。这是一种思想侵入,建立在不尊重其他人的思想基础上,我不希望裸露奶子不喜欢乱交,不代表我心怀恶意。如果都互不接触,那么是否感到人存在世界的意义?这些Punk所想表达的意思,又能传播多远?人们还没有准备好接受高度自我的约束,共产主义也绝不是没有阶级统治的完美世界,批判了那么多主义,却绝然不批判共产主义,显然是幼稚和没有切肤之痛的不负责任的表现。没有完美的东西,人群也良莠不齐,他们忽视了这些。我想不通现在的美国人还会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单纯的资本主义国家吗?实际上,美国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另类体现,大家不就是想表达权利和公平的诉求吗?那么请举出比美国更完善的国家在现在的世界上。我无法想象这些Punk是否可以公开的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古巴和中国、北朝鲜等等,甚至在一个宪法允许组建党派和独立社团但现实却认为反动的国家里。

  37. 潘吉先生:您好!
    我是在复旦的<<修辞学习>>上看到您的文章后才知道您的.
    希望您能成为中美两国人民友好的使者,也希望您能做中美两国文化交流的使者.

  38. […] Reprinted with permission from 超级老外.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