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社会


28

Jun 2004

德州电话

前不久我出差到山东德州去了。因为我是此行同事中唯一的男士,所以我一个人住了一个房间。星期五晚上11点多的时候有电话:

[我:] 喂?

[她:] 您好,打扰一下。您需要小姐为您服务吗?

[我:] 不需要。

[她:] 打扰了。

我听说过中国宾馆有这样的服务,但这是我第一次亲自接这样的电话。

星期六晚上10点多又来了这个电话。对话也是一模一样的。令我惊讶的是星期六晚上11点多她又打电话给我了!难道她以为过了一个小时我会寂寞起来而改变主意吗?


26

Feb 2003

怪物眼睛

�ѿ����中国人,我求你们–不要买彩色隐形眼镜!!!你看这个照片。好看吗?当然不好看!好看个屁!我觉得亚洲人染头发偶尔会好看。但彩色隐形眼镜呢?不可能!我还是觉得自然的颜色最好看。

有时候中国人会问我:“为什么你没有蓝眼睛?”好象他们以为因为我的头发是黄色(其实也不是黄色…),我的眼睛也应该是蓝色。但我这样是天生的。我才不要 蓝眼睛!棕色最好看,给你一种温柔的感觉。蓝眼睛好看是好看,但给你一种冷清的感觉!中国人应该很高兴他们都有天然的最好看的颜色眼睛。反正我很高兴我有 棕色眼睛。

我也
染过头发,但我还是觉得天然的颜色好。(人家也这么说。)


09

Feb 2003

动物园

我还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景洪市,今天去参观民族风情园。有少数民族“村寨”,有少数民族表演,少数民族会员(呵呵,我不清楚怎么叫他们… 少数民族人?),热带动物园,热带鸟园,等等。门票是有一点贵(30元一个人),但我今天除了上19:00到昆明的卧铺汽车没事干,所以就去了。

我在那边先看了跳舞歌唱表演。很不错!当然演员都是帅哥,美女。然后我去学习少数民族文化。我看了他们的服装和照片,进去了他们的模拟房子,也问了不少的 问题。最有意思的是瑶族的“咬手定情”习惯。为了表达爱情,谈恋爱的人会互相唱歌,然后咬情人的手。咬得越深,爱得越深!那边只有两个人:一个年轻女性瑶 族导游和我。所以我可以随便问她很多问题。我问了她有没有咬男的或者被咬。她笑了,说没有。她说这个习惯年轻人已经不做了,大部分已经汉化了。

那边的中饭(炒米干)好吃,不过太辣了。她说稍微放了一点点。哇~!我还以为我能吃辣。好象错了。

后来我进去了版纳热带动物园。好恐怖啊!那些动物太可怜!条件又差,空间又非常小。有鳄鱼,孔雀,黑熊,猴子,还有一头老虎。特别是黑熊,老虎,猴子好可怜,眼睛里只有绝望。像它们想死似的。我觉得非常伤心,但没办法,只能对它们低声说:“I’m sorry…”

我不知道去那里的中国人会不会有这种感受。好象很多亚洲动物园是这样。在泰国我也去过,那边更悲哀。那时我发誓了再也不去那样的动物园。我才不要用我的钱支持这样的地方。我就是不知道民族风情园里面也有。
其实这挺复杂的。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地方,可以去看动物。我们这样才能发展对动物的爱情。在地球上它们是我们的兄弟。但如果动物园的条件不是非常好,我觉得太残忍。最好没有动物园。
反而热带鸟园蛮好的!有很多我从没看到过漂亮的鸟。里面很大,鸟很自由。感觉不错。
好,我不写了。我要去吃饭然后到昆明去!(不知道今晚是否能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