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语言


22

Feb 2006

我创造的汉字(一)

(如果你看不懂英文,你可以先看汉字猜意思,再看图下的中文翻译。)

Sinosplice Character Creations #1

中文翻译:

1. 一般性口臭
2. 急性口臭
3. 闲话
4. 挞克馅饼(是一种墨西哥菜。请看照片:1234
5. 多层营销(MLM)
6. 断臂山(电影的英文名字叫做《断背山》)


18

May 2005

“中文”对话

麦卡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同胞。有时我发短消息给他会用中文因为我觉得中文打起来比英文方便。最近我在上班的时候跟他有了这个短小息对话:

潘吉:今天你回来吃饭吗?

麦卡:耶斯

潘吉:古瑞特!


15

May 2005

语音自我介绍

好像有一些人想听我说的中文。好吧,为了大家我录一个很短的自我介绍。希望你们不觉得我的中文太差。我在努力!

想听别的外国人的中文吗?


24

Mar 2005

转字游戏

我喜欢玩儿汉字。这是我自己想出的一个游戏。

zhuanziyouxi

(下面有答案。)
(more…)


01

Mar 2005

第三声:两个问题

最近一个学习汉语的美国人发e-mail问我:如果有很多第三声的字拼在一起,怎么读?有的人说最后一个字是第三声,其他的都变成第二声(比如3-3-3-3-3变成2-2-2-2-3)。但还有人说字总是会按照意义一组一组分的(比如3-3-3-3-3变成3 2-3 2-3)。我想可能第二个解释是对的,但真的很难说因为习惯了说中文以后这样的问题会自然消失。

但我又开始想:在比较自然的言语里,很长的一列第三声字会出现吗?我自己想到了这三句:

– 我也想把你打死。 (7)
– 我也想往广场走。 (7)
– 我比你懒可你比我傻。 (9)

我知道这三句一点不长,但至少它们都挺自然。中国人能造多长的全三声的句子呢?(轻声不算啊!)


22

Feb 2005

我的语音学习之路

正常的孩子都能自然学会他们母语的发音。其实他们根本不用“学”,因为在成长的过程中,孩子都会不知不觉习得母语最基本的语音。但是在这个方面我并不正常。

没有门牙

我还不到两岁的时候由于意外失去了两个门牙。虽然我没有门牙的样子挺可爱,但是缺失门牙影响到我学习母语的发音。因为我的舌头习惯了没有门牙的多余空间,所以当我的成人门牙终于长出后我在发音方面出现了许多问题。

小时候发音不准确听起来较可爱。长大了以后就是口齿不清。我父母当然不希望我有这样的问题。我还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带我去看发音矫正专家。那个时候我的[s],[l],[r],[ʃ] (sh),[tʃ] (ch),[dʒ] (j)音都发得不对。不过,在十岁之前我已经掌握了[s],[l],和[r]的音。上了高中后我还继续接受发音矫正因为我的[ʃ],[tʃ],和[dʒ]引发得不对。虽然大家都能听懂我的话,交流没有障碍,但是我的舌头的位置不对,说话好象气太多了。那时我觉得我的发音还凑合,很想放弃矫正训练。我妈妈却不让我放弃。她总是说谁也不知道我将来的工作会是什么,也许我的发音很重要,不能凑合。

作为高中生,去看发音矫正专家是很尴尬的事。我不断地跟我妈妈争论它必要与否。这样过了一年,我的发音还是没有什么进步。我妈妈总算妥协了。看来我的发音总是会差一点儿。

读大学的时候我对外语和语言学开始产生兴趣。我当了兼职对外英语老师。可是我的发音问题仍然存在。我很在意,但是没办法。

直到我来中国以后这种情况才有所改进。刚到中国时我学习中文非常认真,特别是发音。我花了不少的工夫学会拼音q,x,和j。学会了这些音我才懂了它们和sh,ch,和zh的区别。这个区别搞清楚了以后我才掌握了它们的发音。之后,我惊奇地发现:我终于会发[ʃ],[tʃ],和[dʒ]的音了!那天我实在太高兴了。过了那关后我感觉别的语言方面的挑战就没那么难了。

现在想想,我妈妈本来说得就对,但当时我没有耐心接受她的明智的建议。后来是中文给了我机会成功。而且正是因为在语音方面的成功才使我有自信往语言学的方向发展。这也是我觉得我和中国很有缘分的原因之一。


04

Jan 2005

大鱼,小池

我想做个实验。我写这个blog的目的还是为了练习中文,但这次我想谈的是英文。

英语有一句俗语:a big fish in a small pond。我觉得它的意思很好理解。就像我以前住在杭州的时候一样:人家都说我的中文太棒了,我还经常上电视,做模特。之后搬到上海来了。但在这儿我没什么特别,因为“池”大了,“鱼”也多多了。因此我可以说在杭州I was a big fish in a small pond。

前不久一个朋友问我:big fish in a small pond用成语怎么说?我实在不知道,所以我查了成语词典。没查到。我用Google搜索了,但还是没找到。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知道中文有没有什么词语好表达这个意思。

所以我想问我的中国读者:big fish in a small pond用中文怎么说?


27

Dec 2004

当“打”不等于“beat”

谢谢AKEM

几个例子:

杭州出租车起步价要10块钱呢,我可打不起。
服务生,给我们这个菜打包!
我打赌100元你追不到她。

(还有48句。)


17

Nov 2004

班干部

班干部管班干部。
班干部管班干部!
班干部管干班部,
干班部班干班部,
干班部嘎布干部,
嘎布嘎部嘎布嘎部…


01

Nov 2004

我的中文名字

很多中国朋友问我:“你的中文名字你自己取的吗?怎么取的?”他们好像都很好奇外国人关于取中文名字的想法。

我的英文名字叫John。John的中文翻译是约翰,所以我在大学刚开始学中文时老师给我取的中文名字是约翰。其实我一向都不喜欢“约翰”,觉得很难听,而且一点都不像我的英文名字。虽然我不喜欢但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怎么选中文名字。因此我只能忍着。

两年以后我来到中国。我刚到中国的时候中文水平很差,选名字还是很不容易。但到了中国我就一直很想找一个合适一点的中文名字并希望早日使用它。

我先要选择中文名字的姓。怎么选姓呢?我是这么想的:大多数的中国人是单字姓,而且姓往往是固定的。如果我想长期住在中国,我也最好选这样的姓。我的英文姓是Pasden,如果直接音译,写出来后就不像中文固定的姓,而且也不会是单字姓。但是如果把“Pasden”压缩成一个中文字,我想“潘”这个姓比较合适,因为它不仅是百家姓中的一个,而且它的拼音正好由“Pasden”开头的“Pa”和后面的“n”组成。在选了“潘”这个姓之后很久我才取了中文的名。因此我最早的中国朋友都叫我“小潘”。

有了中文姓以后我很努力地去找中文名。中国人可能没法了解外国人取中文名字有多大的难度。花了不少功夫查字典后,我找到了一个,便去向中国朋友询问,希望能得些意见。他却回答:“不好。你不能用这个字做名字!”然后我只好重新开始再找。

最后我选中了“吉”这个字。有三个理由:(1)它的拼音和“John”一样是J开头的。(2)他表示吉祥的意思。这在中国是个很好的概念,而且我觉得非常适合我因为我的运气一直很好。(3)既好看又好写。

我用这个中文名字已经快四年了,对它有了很深的感情。不过好像也有它的缺点。我的一个中国朋友曾说它像猴子的名字!日本人看“潘吉”这两个字就读作“ハンキチ”。听起来很滑稽,也像“ハンカチ”,手帕的意思。美国人也会说“pan ji”像英文的“pansy”。是花的名字,也有“娘娘腔的男人”的意思。可是不管怎样,“潘吉”已经是我的名字,我不会改了,就像不会改我的英文名字一样。


16

May 2004

参考问题

几个月前我新认识了一个美国朋友。他在上海的美国大使馆工作。他的中文挺厉害。他建议我看《参考消息》。这份报纸写的是很多关于国外的事情,可以学很多很有用的词汇。所以我去买了。

cankao xiaoxi我立刻注意到了“参考消息”这四个字的字体。是用繁体字写的,写得挺好看。虽然我认识的繁体字不少,但他写的“考”字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查字典,发现“考”没有繁体字!那么那个字到底是什么?它像一个“了”加一个“攵”。可是好像没有这个字!我问了很多中国人,但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考”是这样写的。有一些还说可能不是“考”这个字,可能是这个字,那个字,等等。但报纸的名字明明是《参考消息》!

最近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参考消息》的“考”是这这样写的。“考”的标准繁体字也是“考”,但还有一个很老的现在很少用的写法。“考”这个字的部首是竖写的,但以前也可以横写。其实是“攷”。左边是巧的右边,右边是改的右边。

汉字真的很复杂!在美国这样的事情是不可思议的,连报纸的名字都不太看得懂!


08

May 2004

褒义贬义

最近在我的英文blog上写了一篇关于“侏儒”的文章。但我还是搞不清楚“侏儒”这个词到底包不包含贬义。

有人说这个词本身没有贬义,但如果我在一个人的面前说他是“侏儒”他肯定会不高兴。有一点难听。有人跟我说我们不用说出来,不用贴难听的标签。

可是如果不使用“侏儒”这个词那么不是根本没有办法形容这个人的特别状况吗?这跟“个子比较矮的人”不一样。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都应该任意地用“侏儒”这个词。它实在难听的话,我们应该说它是贬义词,就不用它。但没有这样一个中性的词是不行的。我们不能说着“别贴标签”否认一种人的存在。

我觉得他们需要一个褒义词。这样他们也可以用,也不会伤害他们的自尊心。如果中文里面真的没有,我想这表示一种社会问题。

我再问一次:中文里有没有褒义词能代替“侏儒”?


19

Dec 2003

谜语

最近在社会概览课上我们看了一篇叫《饮酒漫谈》林语堂的文章。对我而言林语堂写的文章有一定的难度。老师说这是因为这篇文章比较老,受了文言文的影响。虽然我不太喜欢文言文的味道,但文章里讲到谜语的部分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想跟大家分享:

大有人在;
人有它大,天没它大;
春雨连绵妻独宿;
据土为王;
无木之本;
石头

对中国人来说这种谜语应该比较简单,但外国人猜谜语的思路不太一样,尤其是这种谜语。我当然知道谜底,但到现在还是不太懂第三行的谜面。


18

Nov 2003

感觉不到

今天在汉语读写课上我们看了一篇关于孔子的文章。虽然生词很多,而且带了一点古文的味道,我没觉得特别难懂。对我来说最难的方面就是语气。尽管看得懂作家的意思,我仍摸不着他的态度。我觉得基本上我的语感还可以,但到了高一点的文学水平就不行。

其实这个问题跟我自己写的汉语也有关系。我用中文写文章时,就算我的语法没什么错误,用词也恰当,总是不清楚中国人对它会有什么反应。好象都是莫名其妙的反复试验。当然,到了这个汉语水平,不可能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我总觉得我还缺少一种官能。

没办法,只能这样学习下去,在黑暗中进行…


29

Jul 2003

“热闹”

最近一个中国朋友问我:“热闹”英文怎么说?”

这可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但答案并没有那么简单。

本来我想是“noisy”但不能这样翻译因为“noisy”是贬义词,而“热闹”是褒义词。

我的美籍同事徐惟说应该是“lively”但我认为这样也不行因为“lively”这个词不一定包括“有声音”的意思。而且“lively”平时翻成“活泼”。“热闹”和“活泼”的确是两个概念。

我和徐惟都用《牛津精选英汉•汉英文词典》。按照它:

热闹:lively; bustling with noise and excitement
lively:充满生气的;精力充沛的
活泼:lively; vivacious; vivid

好象最好的翻译就是“bustling with noise and excitement”,英文里面没有一个词可以用来表达“热闹”的意义。有时候很简单的单词真的没有好的翻译,词典也并不是很有用的。


13

May 2003

短信

也许有一些中国人觉得这种笑话不好,但我觉得非常好笑。是一个学中文的美国朋友发给我的。很有意思的是前五个完全可以翻成英语,都可以用英文打出来,但第六个很有中国特色!

(.)(.) 美丽的胸部
(.Y.) 完美的胸部
(+)(+) 隆过的胸部
(o)(o) 大头的胸部
(O)(o) 不对称的胸部
(.人.) 下垂的胸部


19

Jan 2003

可爱的中文

从外国人的角度,某些中文单词真有趣。这些单词如果一个字一个字翻成英语,挺好笑。可能是因为这样看这些词好象让它们幼稚一点,可爱一点。中国人可能没法懂我的感觉。我来打一些例子:

飞盘 – “flying dish.” 我们说 “frisbee”。我们才不会扔盘子呢!
大学 – “big study.” 学习有大小吗?
面包车 – “bread car.” 听起来像它要卖面包!我们说 “mini-van”。
热狗 – “hot dog.” 我们也说 “hot dog”,但这个好笑因为没想到你们会这样直接翻译!
松鼠 – “pine rat.” 我们说 “squirrel”。对我们来说,老鼠和松鼠是完全不一样的动物。当然,是有一点类似,但是我们的概念就是老鼠很脏,很烦,会破坏东西。但是松鼠很可爱,无害的。
仓鼠 – “storage rat.” 我们说 “hamster”。
袋鼠 – “bag rat.” 哈哈,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就哈哈大笑了。我们说”kangaroo”。
MP3 – “MP三.” 有意思的是西方国家先发明了这个技术,我们叫它 “MP three”。中国人听到这个次觉得很搞笑,但这是它原来的名字,”MP三”才好笑!
太阳很大 哈哈,这个时候太阳会大起来吗?这句话特别可爱,像孩子会说的。
你比我大 难道年龄就是大小吗?有意思。
看书 – “look at a book.” 如果用英语说 “look at a book”,你不一定打开了它,也不一定在读。对我们来说,看是看,读是读。
星期一,二,三…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七天有名字,而不是数字,但没有名字就感觉很奇怪。但中国制度非常好学!
猕猴桃 – “Chinese monkey peach.” 呵呵,这个真好笑。我们说 “kiwi(fruit)”。

这些词其中大部分很奇怪因为英文有一个不能分开(比如:大•学)的词,也不能分开词的概念。对我们来说这些单词就是一个概念。因此,感觉太奇怪了,就觉得可笑。但我越学中文,我发现我觉得好笑的生词越少。

本来中国没有洋葱,没有土豆,但有葱,有芋艿。本来西方没有葱,没有芋艿,但有洋葱,有土豆。
中国: 1. 葱, 2. 洋葱
西方: 1. onion (洋葱), 2. green onion (“绿葱”就是葱)
中国: 1. 芋艿, 2. 洋芋
西方: 1. potato (洋芋), 2. taro (芋艿–这个不是很陪)

如果蔬菜的名字是这样,我们国家的文化其他的方面会怎么影响我们对国外的东西的印象?